姜蘅

。。。

摸鱼

尝试。并纠结于是否打上极东tag

占,致歉


《亡者为耀》

       “本田菊见过那个人极盛的日子,强大而美丽,四方尊敬,八方来朝,令他深深为之折服。他尊那人为师,向他学习从制度到风俗的一切。

       但他没想过噩耗来得这样快,几百年于他们而言不过匆匆,那湾浅浅的海峡挡不住插上翅膀的消息:‘金兵入关了!大宋亡了!’‘清军入关了,大明亡了!’接连两次。

       然后他一身白衣,祭奠已逝的繁荣。

       举国哀悼,上下缟素。”


《王者为耀》

       “‘这不可能!你怎么会... ...你早应该死了!’本田菊睁大染着血污,因为战争而显得扭曲的面孔上挤出强烈的不可置信。

       ‘呵,说你太天真你总是不信。你呀,还是年轻。’那人以一种奇特的轻松的语调说道。他扯了扯残破的军装,想尽力遮住开裂染血的环绕了整个背部的绷带。染着硝烟尘土混夹着血迹的面容不见昔日分毫的雍容,只那琥珀色的眸亮着,烧成熔金。

       本田菊缓缓跪下,冰凉的刀锋顺势攀上他的颈项。”

————————————————

尾声:

“本田菊是当今世界为数不多的见过那人千年浮沉的人,从曾经的盛极一时到后来的沦陷落寞。他不知这是幸抑或不幸。本田菊清晰记得那人家里的一句俗语‘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或许对于国家而言这个跨度会有三千年之久。但当他现在每每见到那人时总会在想,或许历史,将要上演一个千年的轮回。”

评论(2)
热度(5)

© 姜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