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蘅

。。。

【江山联文 喻黄】 速溶咖啡

*原著向。瞎几把写OOC,文笔渣
*逻辑什么的可能被我家狗当晚饭了?
*很长很啰嗦,咖啡店这个地点是为了主题硬扯的,不是很会写而且有偏题,我凑合写写,大家凑合看看
*谨以此拙作献给喻黄本命的小伙伴  @ArizonaMuse 

*戳TAG看联文里更多的太太们的文章

01
       盛夏的G市,其炎热程度与天气预报中那两个简单的数字完全不符。任凭太阳如何努力也蒸发不掉空气中多余的水分,于是汗水就被压在皮肤表面,黏糊糊湿淋淋地难受。典型的南方的热,连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也难以承受。街上人很少车也很少,仅有的几个人也步履匆匆地赶往有空调的房间。一阵凌乱的脚步后,咖啡店的门碰一下被撞开,一道人影裹挟着湿热的空气闯进小店。酷热的午后时间,咖啡店里几乎没有人,所以跟着人影一起闯入的抱怨声就显得格外清晰:
       “热死了热死了!这样的天气根本不适合人类生存好么!真不知道boss怎么想的就是不放高温假……啊老板!一份加冰的咖啡快点快点快点我都要渴死了!”那人一边将背包甩在凳子上,一边背对着吧台说话。
       “少天。”
       “队,队长?!”黄少天听到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后整个人凝固了一下,缓缓转头正对上喻文州含笑的眼,连背包啪叽一声滑到地上都不知道。
       三十岁左右的人了还毛毛躁躁的,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炸毛,喻文州好笑之余解释道:“咖啡不解渴的。如果可以的话,我这里有冰好的农夫山泉。”说着,转身从冰柜里取东西。
       “农夫山泉有点甜?”
       下意识接上广告词的黄少天真想狠狠抽自己一下。

02
       第十三赛季开始前的夏休期,喻文州试探的表达了自己想要退役的意思却遭到了蓝雨上下一致的反对。其中黄少天的反应最激烈,一堆话砸出来听得人头都晕,总结起来就是队长又不用靠手速明明职业生涯应该更长一点你看叶修那个不要脸的家伙三十岁的时候还在祸害全联盟队长你就不要走了。徐景熙等人也纷纷表态,就连蓝雨的小剑客也很直接明了地向他敬重的前辈表达了挽留之意。到最后这事被战队经理知道,经理十分为难地向喻文州表达了目前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而重新调整战术和配合也会使战队实力下降。喻文州只好无奈地解释说自己在找到合适的新人之前不会走的,请经理放心。
       走出经理办公室,喻文州靠在走廊墙上有些郁结,自己只是透露点退役的意思而已。再说,谁没个要走的时候?实在没必要提前惊动经理。抬眼看见黄少天那张明明写着队长不要走却偏装做无所谓样子的脸,就听面前这人用比平时小了不止一个八度的声音小心翼翼地问:“队长,你……不会走吧?”
       喻文州放松地笑笑,也不正面回答,只十分简练地道:“走吧,去训练。”
       然后十分明显的,刚还一脸担忧的人立即就笑开了,神采重新回到他脸上,话痨剑圣展现出他的本来面目。在和喻文州并肩走向训练室的路上,絮絮叨叨地说着李远宋晓徐景熙郑轩他们会有多高兴,小卢不在,如果知道消息后也一定十分开心,偏偏一个字不提自己的担心。
       喻文州看着那人神采飞扬的模样微笑着附和,思想却在跑毛。他想,这人真是可爱得紧,明明最不想自己离开,守在门外偷听,却一句不提他自己的紧张担忧。

03
       喻文州被誉为四大战术师,不仅打游戏的思路清晰,对自己人生的规划也清楚明白,一步一个脚印,每一步都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比如他当初不顾家长的反对加入蓝雨训练营,比如他即使被所有人断定手速不够不能成为职业选手的时候却坚持到底,最终成为蓝雨的基石。前半辈子用在打游戏上的规划清楚明了,对之后的人生喻文州也早有想法,他知道自己的职业寿命按道理来讲会比别的人都长,也十分清楚职业选手的饭不能吃一辈子,所以很早就开始想自己的退路,甚至早就开始在训练营物色接班人。早到什么时候呢?也许从第六赛季蓝雨夺冠之后,也许还要更早。
       喻文州的人生规划里一直都只有他自己。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当他做有关未来的假设时,那些前提会变成如果和黄少天一起,就会怎么怎么样。而当喻文州发现连自己退役之后的人生规划的前提里都要多出一个黄少天时,他终于意识到有什么开始不一样。
       喻文州不希望出现自己所能掌控之外的事,而黄少天恰恰就是这个无法掌控的不稳定因素。朝气蓬勃地叫他队长的黄少天,操作挥舞着冰雨的剑客及时挡在术士面前的黄少天,因为有人说蓝雨的队长手残用一堆垃圾话砸回去还不忘进竞技场怼人的黄少天,年少的时候张扬如太阳般从里到外散发着梦想的光和热的黄少天……那些曾经的过往,很久以前就开始的注视一一浮现。喻文州终于放弃挣扎般地对自己说,对,我就是喜欢黄少天,喜欢那个太阳一样的黄少天。喻文州捏捏眉心眯起眼,眼前浮现出训练营时的黄少天一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年少轻狂,整个人从里到外都闪着光的模样。他不得不承认,或许喜欢,从那时便种下了因由。

04
       黄少天作为典型的机会主义者事实上是个很冷静而敏锐的人。他很敏锐地觉察出喻文州很早就开始思考关于退役和离开的事情,同时也觉察到喻文州的未来里没有自己。黄少天感到沮丧,又想到本来大家就只是因为游戏走到一起,就算曾经一起刷过boss组过队的好友的头像成了永远的灰色也毫无征兆亦无迹可循。那细细的网线终究太纤细太脆弱,承载不了那么多厚重的情感,散了就是散了,不问来处也不知去向。
       但是黄少天不甘心呀,他不甘心喻文州会毫无征兆的消失,他不甘心和喻文州从此相忘于江湖。曾经一起在深夜为复盘而亮的灯,一起举起奖杯的手,一起流过的泪水和汗水,一起经历的那个属于蓝雨的夏天,都成了生命中不可磨灭的部分。那是年少时就认识的人,十多年的情谊早就不是只用纤弱的网线来维持的关系了。
       等黄少天认识到自己其实一直在介意喻文州的未来没有自己时还是拿出了他作为机会主义者的骨子里的冷静来思考。黄少天认认真真地分析了自己和喻文州从相遇至今的一切仍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在乎这个人,曾经那个少年带着目空一切的骄傲,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却偏偏执着于那个算不上优秀也称不上天才的人。但就是这样的人,不可抗拒的挤入他的生命,霸道的占有了他已度过的人生的三分之一。就像喻文州真的是个术士向自己施加了什么奇怪的咒语,黄少天泄气地想。然后他一脚踢起空易拉罐,看着易拉罐在空中划过的弧线,像什么在心中豁然开朗,是了,黄少天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喻文州。

05
       都说时间是解决感情问题最好的解药,只是对于蓝雨的正副队长而言这话怕是要稍加改动。成天价地对着自己喜欢的人又不能将那些隐秘的爱恋诉诸于口,于是面对面也仿佛咫尺天涯,然后时间让感情进一步发酵,那些不能说的心思都藏进了夜深人静时凝望对方睡颜的眼眸。
       那些感情就像速溶的咖啡粉,融入时间的洪流,立即就无影无踪。

06
       如果有幸在第十三赛季的时候去参观蓝雨战队的训练室,你一定会好奇为什么不见正副队长只见李远宋晓徐景熙郑轩他们哥几个——卢瀚文要上学自然不在。然后你一定会向剩下的人提问,你会看到屏幕后面抬起四张苦哈哈的脸,在拉着窗帘的训练室里乍一下看到四张齐刷刷的反射着荧光的脸可能会令你感到害怕,但紧接着你就会全无害怕的感觉,而是油然而生同病相怜和打火机在哪的复杂心情。
       “真是抱歉,又让粉丝失望了,今天的蓝雨正副队依然不在啊。”这是来自徐景熙的仿佛怨妇的声音。
       “说来喻队和黄少第几次去训练营了?天天给我们玩失踪。要不是每天的训练量和正常的比赛,我会以为这是夏休期的好么?没事指导什么小朋友啊,多研究研究怎么干掉强势的轮回和微草那帮不省心的家伙比到处放闪重要多了。”这是来自一向话比较多的李远的抱怨。
       “他们那样会教坏训练营的小朋友的。”还是蓝雨的大心脏宋晓先生一语中的。
       “到处放闪的致盲效果堪比枪淋弹雨的闪光弹,还附带对心理承受能力的打击。真是压力山大,压力山大啊。”这是最后由郑轩进行的发言总结。
       然后你明白了,今天也是剑与诅咒毫无顾忌发粮的一天。

07
       这世上总有那么一种人,明明没有在一起,但他们的相处却让人觉得,开玩笑吧,他们怎么可能没在一起。
       黄少天和喻文州恰恰就是这种人。
       只是因为害怕,不管是惯会抓住时机的机会主义者还是运筹帷幄的心脏战术师都不约而同地当起了感情上的鸵鸟。因为喜欢,所以珍惜,所以没有把握,所以害怕失去。那个人很好,我不想有些东西说出口连如今这样的相处都做不到,但我又不想就此放手。
       所以就连现在这样的相处都成了需要好好维护的事情。

08
       现在,黄少天,我们可亲可敬的话痨剑圣正坐在这家由蓝雨的上一任队长开的咖啡店里和我们如今的咖啡店老板相对无言,通俗点说就是黄少天在和喻文州大眼瞪小眼。幸好此时咖啡店里也没有其他人,他们这样在外人看来似乎含情脉脉的对视终究没有引来奇怪的目光。
       实际上他们只是盯着对方发呆。
       黄少天拨拉着面前咖啡杯里的吸管在心里继续毫无顾忌地吐槽:说好的久别重逢怎么会成这样?都怪喻文州好好的提什么农夫山泉,哥嘴快接广告词他又不是不知道,还说什么现磨咖啡做不成冰的给冲了一杯速溶咖啡然后放了几个冰块,就这么糊弄我?要知道哥当年也是一场比赛十几万的人……不行,撑不住了,气氛太僵硬了,黄少天想,他必须要说点什么。
       黄少天将游移的目光对上喻文州似笑非笑的双眼,微顿一下后开口:
       “队长啊……”
       “少天,我……”
       喻文州在心里微微摇头,这什么奇怪的同时开口的默契。于是他笑笑说:
       “少天你先。还有,别叫我队长了,都已经离开快两年了,叫文州吧。”
       黄少天颇有些惊心动魄地看着喻文州冲他笑,莫名觉得下一句话是加训一小时。然后又回过神来自己都已经退役快一年了,喻文州也离开快两年了,时间过得真是快,也不知道喻文州最近过得怎样,也联系不到他,不过看起来似乎很不错。或许没有他在,喻文州会更好。他微微恍神,直到喻文州提醒他,少天,你刚刚想说什么时,他才反应过来,压下心底突然泛起的酸涩开口:
       “哎,队长啊,不对,文州啊,你倒是提前一年走得潇洒把整个蓝雨交给我,我这才知道队长什么的真不是人当的啊累死本剑圣了。但是本剑圣是谁啊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还是我黄少天么?当这么多年副队还不知道正队怎么当?那太鄙视我黄少天的学习能力了……”

09
       喻文州一直等到第十四赛季的第一阶段赛程公布后才宣布退役,挑的时间可以说是非常的刁钻。这一次,经理再没有阻拦——喻文州确实做到了他之前的承诺,花一整个赛季在训练营找到了合适的接班人。虽然新人尚显稚嫩,但沉稳又不失激昂的新人的加入也为整个战队注入了新鲜血液。唯一令经理感到美中不足的是,这次新旧交替,蓝雨依然没有女选手。
       喻文州的退役是谋划了许久的。整个夏休期以在外旅游为由,不曾同其他队员包括黄少天有过联系,只有他的微博不时发出一些风景照来证明这个人确实是在外游玩。其实喻文州最想躲的只有黄少天一个人,他需要再为自己,为彼此多留出一点时间和空间来思考,思考喻文州对黄少天到底是真的喜欢还是只是习惯。虽不曾宣之于口,但喻文州就是能确信,如果自己退役,黄少天一定毫不犹豫地跟着离开。喻文州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一方面以蓝雨队长的身份考虑,一方面是作为喜欢着黄少天的喻文州考虑。
       他们都不再年轻,很多事都有了更多的顾虑,不再是一句话就能燃烧起梦想和感情的年龄,他们需要更多的,是慎重。
       多年搭档的喻文州太了解黄少天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知道自己选在这个时候离开,黄少天必定会为了顾虑到蓝雨整体的实力和他离开后落到肩上的队长责任,不管恨得有多牙痒痒也会咬牙坚持到比赛结束。黄少天这人看似随性,骨子里的执着一点都不少。
       毕竟他们是职业选手,追求荣耀是他们的本能。在此之后才轮得到个人感情。
       黄少天在一整个夏休期都联系不到喻文州后就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虽然这种预感产生在喻文州那天走出经理办公室后,并在喻文州一整个赛季向训练营投入了非同寻常关注的时达到顶峰,他突然觉得,恐怕这次是真的要说再见了。
       黄少天窝在空调温度适宜的客厅沙发里,握着手机,有些怔愣地听着里面机械般循环播放的无机质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他突然感到从脊柱窜起一股直达全身的凉意,那股凉在蔓延到心脏位置的时候化作细细的带着倒刺的藤蔓将他的心细密地包裹,渐渐地越扯越紧,隐隐作痛。黄少天不由得打个冷战,被凉意侵袭而突然清醒的大脑里只有一个想法清晰无比地浮现:一定要见喻文州一面,或许以后再也见不到了,告诉他,黄少天喜欢喻文州很久了,不管结果如何。

10
       喻文州含笑看着面前的人一边絮絮叨叨地向他抱怨队长的位置不好坐但是新人还算省心小卢也能扛得住蓝雨了队里已经不需要他了新的剑与诅咒配合依然默契蓝雨一切都好请队长放心,退役之后到了某游戏开发公司做游戏测试员公司老板不人性化天天加班还不给放高温假,一边咬着吸管呲溜呲溜地喝着加冰的速溶咖啡。那副模样或许有些滑稽,但在喻文州眼中却莫名可爱。
       喻文州用一年时间到处旅行,看过很多之前不曾看过的景色;又用接下来的一年回到G市开了一家咖啡店,见过很多不同的人,听了很多不同的故事。他渐渐明白:不曾尝试过又怎么知道一定会失去。如果有机会再次站在黄少天面前,自己一定会告诉他,喻文州喜欢黄少天很久了。然后跟他道歉,对不起,我不负责任地抛下你一人承担那些责任。管他什么患得患失的心情。

11
       分别两年算不得什么,时间也只是让感情进一步沉淀。那些还毫无定所的飞扬的粉末也似乎终于找到了方向般地开始聚集,只等一个量变的结果。

12
       喻文州十分耐心的听着黄少天说着分开两年后的事情,却还是有些走神地想,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有些不该说的一句都不多提,聪明到令人心疼。
       “少天,我想说,我喜……”
       黄少天正在为他的长篇大论进行总结陈词,嘴里刚吸进的一口冰咖啡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就遭到喻文州突然打断,猝不及防之下将那口咖啡尽数呛到嗓子里,一边咳嗽一边还挣扎着要说话:
       “咳咳咳,文州,咳咳,你吓死我了,咳,咳咳,呛死我了,咳咳,你刚说什么……”
       黄少天被这口该死的咖啡呛得满脸通红,手不停拍着胸口想让自己缓过来,双眸微红含着生理反应产生的水汽,湿漉漉的眸子控诉般看向喻文州,唇上还沾着点点咖啡的痕渍。
       喻文州看他的这副模样,一时好气又好笑。接着,他的视线渐渐移动到黄少天还在张张合合的唇上,夏日午后耀眼的光毫无阻拦地穿过咖啡店的玻璃窗,一部分停留在那上面,显得格外地……诱人。一定很好吃,喻文州鬼使神差地想。
      事后喻文州回想,那肯定是他这辈子反应最快的时刻。

13
       喻文州起身走到黄少天身侧,一手伸到黄少天背后似乎作势要替他拍背顺气,黄少天的脸毫无防备地跟着他的动作转动,然后,喻文州附身,低头,扳下巴,精准的找到彼此的唇贴了上去。
       管他是喜欢还是厌恶,只要不推开就是默认。喻文州已是自暴自弃地想。
       两人的唇贴在一起,鼻息扇动间喷出的热气尽数洒在对方脸上。连黄少天长而疏朗的睫毛都能数清。短暂的停滞后,喻文州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尖描绘着黄少天的唇形,整个动作充满不安的试探。
       黄少天在一瞬的怔愣后反应过来,耳朵刷的一下全部红透,然后那艳丽的红色向脖子和整个脸部蔓延。从心底奔涌而出的狂喜让他的身子微微颤抖,心口热乎乎的发烫,心脏不受控制地雀跃。没有什么好怀疑的了,正好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
       喻文州错当他的颤抖是拒绝,低眉敛目,黯然地分开两人的距离,张嘴正要说少天对不起,就见黄少天一下起身凑近,趁着他微张嘴的空隙,软软的舌便钻了进来。这下换成喻文州睁着眼睛发愣了,然后就听半眯起眼的黄少天带着气音含混不清的一句
       “文州闭眼。”
       明明带着恶狠狠的意味说出,但配上黄少天那张红透的脸不仅没有说服力反而让人更想欺负。喻文州轻轻哼笑一声,闭起眼,同黄少天在口腔中争夺着主动权。
       得了,什么表白的话都不用说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已经表明了所有的心迹,就好像之前的所有小心翼翼都只是白浪费。

14
       这个青涩而热烈的吻,带着从少年时慢慢累积的好感,沉积出陈年佳酿的味道。不知是谁的牙齿碰破了谁的唇,也不知是谁的手紧紧环着对方的腰身。他们汲取着从薄薄的夏衫下透出的彼此的热度,那是夏天的温度,爱情的温度。
       窗外,街道两边树上的蝉突然开始聒噪地叫着,咖啡店里空调也在低低的轰鸣,他们不管是否会有人经过窗前,此时,他们的世界只有彼此,一切都归于宁静。

15
       如果非要用一个比喻来形容他们的爱情,或许速溶咖啡是一个不错的比方。那些细若尘埃微如芥土的咖啡粉融入水里确实会消失不见,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积累,终会发现清水早已染成咖啡,连过去的记忆都变得有滋有味。
       那是属于爱情的,甜中带着苦涩的味道。

评论(5)
热度(33)

© 姜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