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蘅

。。。

【李轩个人中心粮食向】 摩天轮

*短打,原著向,无脑吹轩,顺便吹吹X市(它同时也是我的家乡)
*第一次写粮食向,第一次写李轩,可能人物把握不好

*有OOC,有私设,双鬼友情向(所以就分开打TAG了)

*灵感是晚上在收音机里听到夜话主持人用温软的声音讲她关于西安革命公园里的摩天轮的记忆(那个摩天轮现在已经被拆了)想到的                

       李轩是土生土长的X市人,他家在城墙根下。小时候,他喜欢踩着青石板铺就的巷子,穿梭在高大的法桐投下的阴凉中,去需要转过曲曲折折七八道弯的公园玩。那个时候,公园里有一座在孩子眼中看来显得十分高大的摩天轮。一节节五彩的轿厢顺着白漆的铁架子在轻轻的吱呀声中旋转,然后双脚离地面愈来愈远,从轿厢里伸出手就好像能够到棉花糖似的云彩。那几乎是一个孩子能想到的所有的梦幻。李轩总会央着妈妈买上两张票,带他坐上一圈。随着轿厢离开地面,小小的他兴奋地将脸贴在轿厢的窗玻璃上,看夕阳染红了云朵,染透半边天空。
       后来啊,李轩上了小学,上了初中。不知是哪天的放学路上听到班里女孩子们窃窃私语着关于摩天轮的传说。传说当转到摩天轮最高处的时候许下愿望,神就会听到你的心愿,如果你是一个好孩子,神就会让你的愿望成真。李轩相信了。他家境相对宽松,口袋里时常装着几块零用钱。别的同学稍微有点零钱就拿去买零食或者文具,只有他不一样,不吃晚饭也要把钱省下来,专门等到考试之前去公园里坐上一圈摩天轮,在轿厢升到最高处的时候极为虔诚地许下希望这次考试能考第一的愿望。他甚至为了成为一个好孩子,每次作业都尽量拿A,主动去做家务,冬天的时候帮邻居扫门口的雪。他是真的相信,也真的去做一个孩子所能想到的证明自己的方法。幼稚而纯真。

       再后来,上了高中的李轩被学长带去网吧,认识了一款叫荣耀的游戏。带他去网吧的学长也没想到,这个平时看上去乖乖巧巧的优等生竟然在游戏方面很有天赋,无师自通一般。学长只不过带着李轩入门,他却无论竞技还是练级都比学长做得好。终于在某一个赛季,他的竞技场胜率引起了电竞俱乐部的关注,邀请信也随着递到了家里。那个时候,李轩玩鬼剑士。那个时候,李轩被领到俱乐部参观,和前辈切磋,得到了前辈的肯定,他人生的目标就此转变。李轩父母不是古板的人,万般不舍之下还是尊重了儿子的选择,只是要求他最后上完高中。

       高三最后一次考试结束,第二天俱乐部就会接他走。李轩揣着二十块钱,沿着那条走过了不知多少遍的小巷子,溜溜达达到了公园。巷子两旁,法桐在安静的夕阳里沙沙地抖动,孩童长成少年,它们却没什么明显改变。少年个子如柳树抽条般挺拔,彼时只能仰望的摩天轮竟好像变矮了许多。李轩二话不说掏钱买票,和蔼笑着的大叔早已同他熟识,呵呵笑着道,小伙子又来了啊。李轩也笑着回应,嗯,可能是最后一次了。

       李轩安静地坐在轿厢里。塑料座椅早已褪色,在阳光长久地暴晒下裂出蜿蜒的纹路,轻巧地在边缘处卷起,早已不是儿时那鲜艳光洁的模样。一个轿厢就是一个小小的世界。李轩沉默地思考着,他已经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推开玻璃窗伸出手去想要抓住什么。西边沉沉的夕阳随着轿厢的高度渐渐升高变得完整,浓烈的,像是要烧起来的颜色。

       到了最高处,轿厢微晃着停下。在最高处停留十秒是已有的规矩。李轩依然像儿时那样双手合十虔诚地许愿:

       神啊,如果你真能听到我的愿望,我想你能为选了这条孤径的我祝福。

 

        后来,李轩成了虚空的队长,操纵着前辈托付给他的逢山鬼泣在荣耀的战场上冲杀。他带着战队辗转过很多城市,见过各种各样的繁华。相比那些城市,X市根本算不得顶尖的大都市。经千年时光洗礼的它已卸下了身上曾担负过的重任,不温不火,也不去争些头衔,自有一番脱世的超然。像那深灰的沉稳的城墙,温厚却不失锋锐,棱角依然。

       许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李轩的性子也是如此,温厚下掩着锋芒。他还年轻,他心中燃烧着梦想,他追求第一,追求那个奖杯所象征的荣耀。这是他,是他们这些职业选手的责任,更是宿命。

       李轩也曾在比赛结束后被其他城市的东道主队伍邀请去参观那些城市的公园,他见过那些更高更大的摩天轮。那上面装饰着彩灯,倒映在或者湖水或者江水中,闪着迷离梦幻的光彩。但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公园里的摩天轮,那个几乎承载了他整个童年和少年时代所有幻想的地方。即使后来他看了关于摩天轮的完整的传说,知道那不过是哄小孩的玩笑。但他从来不后悔相信那个传说,也不后悔如今选的这条路。

 

       第十赛季虚空惨败,本就不曾进过半决赛的他们如今更是连季后赛的资格都没有。俱乐部里愁云惨淡,粉丝们在网络上更是骂声一片。这一年的虚空早早就开始了夏休期。李轩直接给众人放了假,想留的留,想走的走,但是一个月之后我们还要继续再战。队员们担心着队长的心情,却被李轩笑骂着赶走,这帮小兔崽子,胜负这种事不是常有么,没什么好担心的,好好休息,下个赛季我们再战。他寻求赞同似的看向吴羽策,却只得到虚空副队一个凌厉的挑眉。

       人去楼空,喧嚣已逝,夜色悄然而至。李轩看向吴羽策问,怎么,你不走?吴羽策手边空空荡荡,半边脸藏在阴影里看不真切,他双手环胸瞅着李轩,是你说的,想留的留。李轩失笑,对,是我说的。那我们现在去楼下吃点东西?吴羽策不说话,转过身拉起外套就下楼。

       楼下的泡馍馆子人挺多,正是饭点。穿着服务员衣裳的伙计懒洋洋瞟他们一眼,扯开嗓子喊:两位里边请——二楼有座,左手点餐,右手取饭。服务态度不怎么样,味道却不错,是以来这吃饭的人不少。辗转等了半小时,冒着热气的水盆端上桌,两人不发一语开动。都是年轻小伙,饭量大,也不怎么考虑保持身材,两人一会功夫就解决掉了晚饭。李轩十分满足地眯起眼,看着对面的吴羽策略带着嫌弃意味地优雅地擦嘴。也不知道你们怎么会喜欢吃这种油腻的东西,吴羽策放下纸巾开口。李轩一愣,大笑着说,那你解释一下你吃的一口不剩是怎么回事。吴羽策不吭声了,拉开椅子起身,说,走吧,我们去你说的那个公园转转,看看你念念不忘的摩天轮。

       自从高三最后一次走过那条曲曲折折的巷子,李轩再也没有机会去那个公园,坐上那个摩天轮。似乎更加繁密的法桐的枝叶在地上投下深深浅浅的黑影,依然还是青石板街,时光似乎倒流又像是静止。唯有身边多出一人的脚步声清晰地提醒李轩时间的存在,已不再是过去。

       找到曾经的摩天轮的位置,那里已被一片圈起来的工地取代,哪还有什么摩天轮的影子。李轩好不遗憾地开口,真可惜,本来还想带你看看的,没想到会是这样。吴羽策立在他身后,微抿着唇,不发一语。一位老伯背着手转悠到这边,看到李轩后,有些迟疑地过来打招呼,正是当年卖票的那位大叔。老伯边叹气边摇头,摩天轮不挣钱,太小了,亏本,开不下去就给拆了。又说你小子现在出息了,我家那个不省心的还把你当偶像,也亏你还记得这里,没想到你当年就那么辍学走了,唉,年轻啊。说着又背着手踱步离开,最后那句话就轻飘飘散开在夜风里。

       李轩。吴羽策抿了抿嘴后在沉默中开口,声线清冷却带着莫名的柔和,我,我们,下个赛季都会加油的。他知道李轩的年龄不小了,他太想拿一个冠军。但吴羽策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只能说我们会继续努力。

       李轩依然背对着他,轻轻的笑声伴着夜风传来,好啊,下个赛季的冠军还等着我们呢,最好再争取一个最佳拍档。

       吴羽策看不见李轩的神情,只回答道,好。无比坚定。

       在吴羽策看不见的地方,李轩的眼睛里闪着流动的光。那光属于一颗年轻的心,那里带着时光沉积下不曾抹平的锋芒。

       那些关于摩天轮的记忆,那些年少天真的幻想其实一直在他的记忆里熠熠生辉。

       “后来我去过很多地方,那些地方再好也不是我的家乡,更没有我记忆里流光溢彩的摩天轮。”

评论(3)
热度(29)

© 姜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