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蘅

月更选手,产粮随缘。
感谢所有喜欢和关注我的人,承蒙不弃。

“咔哒”。

冬夜里的小小火机在一声清脆而微弱的响声后腾起一簇小小的火苗,带着温暖和残酷的火苗。我将一张用铅笔写满了蝇头小字的纸移到火苗上方,渐渐地使那张脆弱的纸燃烧了起来,代表着温暖的黄色火焰吞噬着那些细小的字迹,一点点蔓延。而它经过的地方,黑灰色的余烬蜷曲着,像畏惧这冬夜的寒风。火焰就要烧到我的指尖了,我一松手,整张薄纸坠落在一堆纸片上,燃起一大片熊熊的,温暖的火焰。

我满意地笑了。

在无数的夜晚,因为长时间盯着惨白的作业纸而恍惚的双眼在倍感疲劳痛苦后移向一摞小小的暖黄色的纸片,那是完全不同于我即将完成的惨白的作业纸的一种温暖。那些小小的纸张上写着很多,那都是我不能也不愿说出口的隐秘。我喜爱笔下的人物甚于现实的一切,我可以对着所有的现实无动于衷,但却不得不为了我笔下人物的悲欢离合痛哭流涕抓心挠肺。

那是我所有情感存在的意义。

而我现在将他们决绝的,甚至满意的付之一炬。

我总是喜欢一个人,那样大把的时间都可以用来思考我究竟要为他们安排一个怎样的结局,或许相伴永远,或许天人永分。我以极高的热情想象着有情人无法相伴的绝望之美,但在最终落笔之时叹息着给予他们美好的永远。他们本就背水一战,我不愿再让他们绝望。

我在落笔时想,这是我的战役,即使我痛苦万分,就算我贫瘠可悲的大脑连一个完整的剧情都整合不出,就算一个字也写不出来,但我要写下去,必须写下去。可我写不下去。

我对着发表键思考着我何必要将这些狗屎不如狗屁不通的垃圾展现给别人看,于是在最后由恐惧主宰,一个取消,结束一切。世界清净。

而现在,所有的故事,所有故事的载体就在这个冬夜燃成无法复原的灰烬。没有人知道,只有我知道。

我怀着极大的恐惧和满腔不舍遗憾的悔恨亲手结束了他们。

这是我所追求的bad ending,一如我期望但从不曾写出的悲剧结尾那样圆满美好。

评论
热度(3)

© 姜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