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蘅

。。。

【伞修】 回家 (整理重发

*人物严重OOC,bug有,私设如山

*虽然觉得让老叶一挑三有些不太合适但作为一个叶吹还是努力的说服了自己

*佩服第一篇同人就敢朝伞哥下手的自己

 

 “赢了赢了赢了!我们赢了!这是荣耀第一年世邀赛的冠军!荣耀联赛的第一个世界冠军!”潘林挥动着高举的双拳在直播室里不顾一切地嘶吼。李艺博激动地站起身,然后重重地跌回座位,和潘林一起欢呼着。

    没有人会责怪他们的失态,因为所有的人都已沸腾。

 

    当荣耀的大字终于出现在屏幕上,现场在一瞬的安静后,爆发出了几乎能掀翻体育场天花板的欢呼声。人们疯狂地挥舞着国旗,嘶吼着,舞着激动的拳头,与相识的不相识的人紧紧拥抱,甚至还有人流下激动的泪水。然后人群渐渐平静,会场中响起了整齐一致的嘹亮却有些走调的国歌声。

    不管在国内联赛这些神级选手们如何针锋相对,但在苏黎世,在世邀赛的舞台上,他们代表的都是这个国家。

    国内联赛为世邀赛决赛专门推迟一周。专程赶来观看总决赛的并未进入国家队的其他的战队选手们在观战室里欢呼雀跃,与同队的不同队的甚至与曾经的对手紧紧相拥击掌欢呼。

    

    在这一刻,胜利和荣耀属于所有的人,每一个人都是荣耀女神的宠儿。

   决赛中,此前一直不上场的领队叶修成了最大热点。因为对此人不够熟悉,外国选手们只当他是随队教练,定位流于战术层面,重视有余却仍有忽略。以致最后在单人擂台赛中被这个一直不被人重视的选手用一种前所未见的职业和一种前所未见的打法完成了一挑三。

    这是整个国家队参赛以来唯一的一场一挑三,也是此次世邀赛唯一的一次一挑三。

    在对手提出质疑后,官方明确表示这并非作弊,成绩有效。对方只能接受结果。

    凭借着擂台赛打下的领先基础,即使团队赛打得艰难,当最后周泽楷的一枪穿云借着喻文州的索克萨尔临死前的掩护顺利补刀灭掉对方最后三名残血角色时,观众们长出一口气,在强烈的熟悉感中产生出大局已定果然赢了的感觉。

 

    君莫笑擂台第三轮对战的是对方的弹药专家。最后一击一片绚丽的光影过后闪出荣耀的大字,支持国家队的观众们激动地起身,迫切地向前张望,企图知道究竟是谁赢了。直到屏幕上切出数据,在看清君莫笑身上挂着的令人胆战心惊的百分之一点七的血皮后,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紧接着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

    “十年荣耀!热血不灭!”

    “十年拼搏!叶神不败!”

     硬生生把客场弄出了主场的感觉。

当叶修从比赛席走回选手位时,伴着欢呼声,春风得意地向全场观众点头致意。面对接下来就要进行团队赛的伙伴,叶修没有再多做战术安排,只是勾了勾嘴角道:“加油,哥相信你们。

    没人反驳也没人吐槽,因为众人都能看出在刚才的比赛中,叶修耗费了极大的精力而他在极力掩饰,不想让队友担心,不想让所有人看出那双手已经脱力到甚至无法为自己的主人平稳地点燃一根烟。

    不知是哪里的观众先喊了一声“国家队必胜!”然后声音渐渐大了起来,直到震耳欲聋。即将参加团队赛的队员们相视一笑,高举起紧握成拳的手,齐声喊道“必胜!”

                                                                                                                        

    所有的方案早已制定完备,所有的配合早已练到纯熟,所有的准备只待最后的放手一搏。

    我们,必胜。

 

    团队赛即将开始,队员们起身准备上场。苏沐橙故意走在最后,将担忧和询问的目光投向叶修。只见那人冲她摆摆手,笑道:“不用担心我,沐橙。安心参加团战。”女孩豁然笑开,弯弯的眉眼中尽是笑意。

    “我知道了,叶修。带着哥哥的份一起。”

     决赛前一天晚上,国家队众人为了争擂台赛的名额差点在训练室里打起来。

    然而叶修说服众人只用了一句话“哥也是职业选手,哥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散人的可能。”未说尽的意思所有人都懂。散人不被了解的优势,为个人赛和团队赛的参赛队员减压,以及叶修隐隐透露出的打完这一场就退居二线的意思。

    张佳乐勇士般拍桌抗议:“老叶你不厚道!特么是谁之前说自己没带账号卡不上场的?!”

    将一种极为复杂的眼光投向张佳乐后,叶修悠悠开口:“乐乐啊,你知不知道有一种叫国际快递的东西?”

 

 此战之后,散人之名响彻了整个荣耀。人们渴望着能看到继承者的出现,去传承散人的奇迹。

在之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国家队队长喻文州的回答却给众人兜头泼了盆凉水。

    一贯风度翩翩面带微笑的喻文州依旧面带笑容地宣布着令人无比震惊和遗憾的消息,仿佛只是回答记者中午准备吃碗云吞面般的轻松。

    “......是的,领队曾经坦言散人职业等到荣耀更新到九十五级就会丧失所有的优势,所以他并不希望继续培养能够继承散人君莫笑的选手,这会不利于荣耀的进一步发展。而他本人也有退居二线的意思。至于领队的最终决定我们无可奉告。无论领队选择继续上场还是退居二线,我们所有人都无条件地支持他。”

苏沐橙扫了两眼屏幕上的喻文州,觉得有些无趣,掏出手机,环视一周没有找到叶修的身影后露出了然的表情。待发现奖杯旁的冠军戒指消失后嘴角弯出一个无奈的弧度。翻开手机一扫,是叶修发来的短信:庆功宴我就不参加了,你们年轻人自己玩。先走一步。

    苏沐橙缩在角落里,笑着回了条简讯:是回去看哥哥吧?放心,我能照顾好自己。

等到黄少天凑过来问苏妹子看到了什么笑这么开心时,苏沐橙举起手机晃了晃回答,叶修他先回国了,怕大家玩不开。

       于是一群人大呼小叫领队太狡猾太不够意思,自己逃开一切跑了。立了功就跑哪有这么刺激的事情?吵吵嚷嚷地吐槽着。然而之后在苏黎世开庆功宴时,一票人倒也是真忘了还有个领队,各种放飞自我,嗨了个够。甚至回国前收拾行李时才发现叶修那个老狐狸把冠军戒指给拿走了,然后众人又是一阵大呼小叫。

       当年那场车祸过后,苏沐秋命硬,愣是被从阎王手里抢了回来。人是活下来了,然而丧失了大部分对外界的反应,通常这种情况被叫做植物人。医生找到叶修和苏沐橙后问他们是等待奇迹发生,还是主动放弃签死亡通知书。半大的少年在安慰了苏沐橙后,坚定地告诉医生,等。我们等。略显稚嫩的脸上满是坚定,双瞳中透露出的坚决令医生都为之动容。

       然后这样一次次充满希望又一次次失望的等待持续了十年。

 

       叶修一下飞机就直奔医院,队服口袋里正静静躺着那枚被他偷渡回国的冠军戒指。

       一下飞机,迎接他的是H市明媚的阳光。叶修微眯了眯眼,似乎整个人都跟着明媚起来。

       新请来的护工正在清扫,蓝色的窗帘拉到一半,阳光流泻在病房中。她发现花瓶中的花枯萎后却因为没有什么能代替放进去的而有些迟疑。一只手就在这时递了过来,一束鲜艳的薰衣草闯入她眼中。

      “换上这个吧。”那个声音说,“我来看看。你可以先回去了。”

 

       等人走后,叶修把戒指拿在指尖把玩,清浅的阳光照射下,冠军戒指反射着淡淡的光,衬着那双白皙修长的手,格外养眼。叶修轻轻勾起嘴角,用着年少时不过又在竞技场里赢了苏沐秋一把的带着点得意炫耀的语气开口:“沐秋,看,世界冠军。”

 

       挤在十几平小房间里的两个半大少年在电脑前噼里啪啦地操作着,屏幕上光影闪动,一串令人眼花缭乱的操作后,神枪手倒地,荣耀的大字出现在屏幕上。其中一个有着亚麻色短发的少年啪的一声推开键盘,“靠!又输了!能别用这么土的打法不?!”接着嘟嘟囔囔着诸如“一定是你的打法太土所以影响了我的发挥”之类的吐槽,然后不甘地在一个本子上记下胜负的次数。

       坐在对面留着黑色短发的少年从屏幕后探出半张笑吟吟的脸,嘴里还叼着根未点的烟,含糊不清地道:“输了就别抱怨那么多。沐秋,轮到你买菜喽。”苏沐秋有些烦躁地抓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没好气地应道,“是是是,叶大少爷。等着小的去买!”然后他仰倒在椅背上,忽略掉叶修的催促,盯着天花板,伸出一只手,像是要抓住什么似的,双眼闪着憧憬的光,轻声说:“喂,叶修。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们能站在更大的舞台上,能够不再被别人轻视,我们的名字能和荣耀一起响彻世界,该多好。”

       彼时的两人还在网游中打拼,怀揣梦想的少年整个人都散发着光芒的样子无比耀眼,那闪烁着名为梦想的光芒的双眸如夜空中最美的星。

 

       微风把空气轻轻漾起,清浅的日光柔柔地倾泻在空气的涟漪中,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轻轻拨动,光线融入水波似的空气里,在房间里一圈圈地回荡着,于是浸在这水波中的心,温柔而宁静,一股酸涩涨破似的冲出。

       叶修把戒指摆在苏沐秋的枕边,修长的手指缱绻地缠绕着略长的发丝,在铺开于纯白枕巾上的亚麻色中流连。指尖缓缓攀上沉睡的少年苍白的脸,轻轻地摩挲,为苍白的皮肤添了一抹浅红的温度。

 

     “... ...苏沐秋,睡了这么久你也该醒了吧?

       ... ...你和哥之间还差着五个冠军呢... ...

       ... ...不是说好了要让整个荣耀都知道我们的名字么?你这样又算什么... ...

       ... ...苏沐秋,你真失败... ...当初在整个荣耀中掀起狂澜的名字如今还剩几个人记得

       ... ...苏沐秋... ...你快醒过来啊,别睡了... ...我... ...想你... ...”

        声音渐渐低沉似呢喃,起初稳定低沉的声线变得颤抖,最后一句话更是宛如轻柔的风消散在一声低低的呜咽中。

    

       病床上的少年依旧安睡,记录他生命体征的仪器没有丝毫暗示醒来的可能。

       一遍遍地告诉自己那人一定会醒来,但现实却一遍遍地打碎希望,而希望后的绝望总是更令人心碎。

       修长白皙的手轻柔地拉起被子下因沉睡而显得消瘦苍白的掌,十指相扣。

       一阵令人心悸的沉默后,叶修轻笑着说:“你还不愿醒... ...没关系,我会一直等你,沐橙也是... ...过段时间我再来看你。”

       然后重新将那只手放回被子下,起身,转头,迈步,准备离开。

 

        突然,仪器发出急促的滴滴声。

       “喂,叶修。我回来了。”背后响起一道喑哑干涩的声音,正是那思念了许久模糊在记忆中的声线。

       好像只是又一场竞技输给对方后被迫下楼买菜回来的少年推开房门的一声问候,悠悠地穿过十年光阴。

       叶修脚步一顿,猛然转身,撞进一双带着虚弱笑意的琥珀色瞳孔。

       风争先恐后地挤入窗棂,呼地一下掀起蓝色的窗帘,灿烂的阳光大片大片地闯入小小的病房,于是整颗心都变得明亮通透。阳光照在刚睡醒的少年的脸上、身上,就像曾经讲述着梦想时浑身都散发着光的模样。

 

       薰衣草的花语是等待爱情,苏沐秋,我终于等到了你。

 

       第十一赛季开始两个月后,兴欣的成绩时好时坏,成绩不甚理想,让人们对这支新晋冠军队有些失望,倒也符合一支新队该有的表现。兴欣的成员们淡定非常,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表现的不骄不躁,对自己仍抱有很大信心。

      见到叶修走后不再那么妖孽的兴欣,整个联盟都隐隐松了口气,只是相对的,网游中的各大公会却似乎变得更加紧张。

       这周是兴欣的主场,众人不需要赶飞机,时间一下就空了出来。

       在医院复健了快三个月实在不想再呆下去的苏沐秋强烈要求回家。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回家后一定认真进行复健并定期回医院复查后,主治医生终于同意家属签字把人带回去。于是出院的日子就定在这周周三。

 

       “果果,今天我和叶修要去接哥哥回家,下午就不来训练了。”苏沐橙拉上外套拉链,语调上扬,笑容满面地冲着陈果挥手,脚步轻快地向门口走去。

       陈果抬头看她,笑着说:“去吧去吧,看你一整天都魂不守舍的样子。我也想认识认识你们口中的那个天才呢。”

       苏沐橙半只脚已踏出门外半个身子还留在门内,转头笑容灿烂地回答:“好呀。”

        门外,迎接她的是秋天的H市依旧明媚的阳光。

 

       医院里,苏沐橙等叶修办好手续,两人一道向病房走去。苏沐秋正倚在门边含笑看着他们走来。

       “收拾好了?那我们回家。”叶修叼着棒棒糖悠哉地说道。

       “ 怎么?十年不见你居然把烟戒了?”苏沐秋诧异地问,“稀奇啊。”  

       “不是,照顾病号。医生说吸二手烟不利于身体健康。”叶修少有的严肃认真地解释。

       苏沐秋噗嗤一声笑出来:“哥可没那么脆弱。”顺势说道,“知道吸烟不好也没见你真把烟戒了。”然后一只胳膊顺势搭上叶修的肩,如年少般的亲近,“走喽,跟叶大少爷回家”

        温热的呼吸随着说话的节奏喷洒在后颈,微红的耳尖不知泄露谁的心思。

 

       叶修一路上都小心翼翼地护着苏沐秋。尤其在过马路的时候硬拉着人走地下通道,再不济也要从天桥走,像是护着什么易碎品,生怕身边的人有一点磕着碰着。

       然后就传来苏沐秋无奈抗议的声音:“我说叶修,你真不用这样。我真不是什么易碎物品。”

       “我不想让你受伤。我不想再弄丢你。”

       苏沐秋转头对上那双认真中透出一点点偏执的黑眸,心里微微一颤,将头偏向另一边,轻哼一声默认了叶修的行为。

       苏沐橙跟在两位哥哥身后,脚步轻跃,含笑注视着两人。听着哥哥和叶修斗嘴的声音,连眼睛都笑眯起来。却忽然发觉眼眶酸酸的发胀,有什么湿润的东西不受控制地偷偷跑出眼眶。

       她甩掉泪花想,这样,真是太好了。

 

       秋日的阳光洒在两人身上,温暖柔和。

       乖巧的女孩背着书包蹦蹦跳跳地跟在两位哥哥身后,看着他们争执着到底谁更技高一筹或者是今天的晚饭究竟吃什么,捂着嘴偷笑。

       仿佛他们仍是少年模样,坚定地走在前方,稚嫩的肩撑起一片天。

       一切都不曾改变,也没有空缺的十年。

 

       走回小区,三人依次上楼。钥匙轻轻转动,咔哒一声轻响后,叶修推开门,抢先一步迈进铺满明亮阳光的房间,向着苏沐秋伸出手,

      “苏沐秋,这次我带你回家。”

       阳光打在他微笑的脸上,镀上一层浅金,就像那些年少时金色的回忆,莫名其妙的信任和相互依偎的温暖。

       苏沐秋仿佛被这个耀眼的笑容晃到了,眯起眼仔仔细细地打量着,直到将面前的人看得有些耐不住,悬在半空的手晃了晃尴尬地想要收回时,才有些懒散地伸出手紧紧握住对方,十指相扣,弯起眼眸笑着说:

       “好啊。以后就拜托叶大大养我了。

 

       犹记得那年那天,也有着这样温暖却不燥热的阳光,我也是像这样对离家出走的你伸出手说,叶修,不如你跟我回家。然后从此走入彼此的生命。

       还好这一次,我们的情感还来得及发芽,而命运也不曾宣判过死刑。

 

       我用十年等你回家,我还可以用余生和你认真谈一场恋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苏沐橙:我专注秀恩爱的妹控哥哥不让他可爱美丽的妹妹进家门,怎么办?在线等,急!!!(以及我没戴墨镜,现在被闪得眼睛疼)

评论(2)
热度(47)

© 姜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