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蘅

月更选手,产粮随缘。
感谢所有喜欢和关注我的人,承蒙不弃。

我整了整身上的衣服,端正了一下表情,迈开步子。我知道门背后等我的是什么,那是只针对我一个人的审判。

“你可还执念?你是否还在妄想?你是否还徘徊着,留恋着不愿离开?你,可还期待?”

我向前望,看不清审判者的表情,于是将自己陷在座椅里,微微勾起唇角,笑得讽刺。交叠起双腿,十指交叉着搭在膝盖上,优雅而懒散地回话。

“我本不因情感而生,却只以理性标榜。”

他冷哼一声,带有压迫感的气息向我涌来。
在这间空屋子里,是只属于两个人的『审判』

我扩大了笑容的弧度,笑得恣意而暗含嘲讽,从容不迫地答到:“我从不否认感性的存在,我坦然承认自己的喜欢。”然后我垂下眼睫,“但这无用,毫无意义。而我必坚定向前。”

他不知何时已站起,绕到我的背后,隔着椅背环住我,以拥抱的姿态遮住我的双眼。他让我站起,命令自负扶着我的胳膊,令自卑为我带路。

“你将蜕变”他伏在我耳边低语。不知几时开始,他低沉的声音越来越接近我清脆的女声。“你将蜕变”他喃喃道。

我站起,缓步向前。我感觉心中那些所有的不必要的东西像凋零的花瓣一层层飘落,又像是枯萎的鳞片层层剥落,露出里面最真最美,不曾被污染的地方。

有什么,从『过去』里站了起来。

我睁开眼,『他』已经真正变成了『她』,不,更准确地讲应该是『我』
『我』笑着,笑得自信而张扬,那是青春的美,自由的美,自信的美。而自负和自卑立在『我』身后,已看不清面容。

『我』向我伸出手
“而我,我正自由如生。”

阳光像一大群调皮的小孩子撞开房门和所有的窗户,一下子全涌进来,叽叽喳喳地填满了所有的空间。风紧跟着也来了,它带来的各种声音混杂成美妙和谐的交响乐章。乐章的主旋律由无数鸟儿的歌唱构成,它们欢快的唱着风带来的诗人们的句子*:
“春天呵,就在冬天的下一个转弯处。”

*化用雪莱最著名的那句诗。

评论(5)
热度(5)

© 姜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