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蘅

月更选手,产粮随缘。
感谢所有喜欢和关注我的人,承蒙不弃。

【伞修】 太阳鼓 (补发)

大年三十和这个人 @毫无存在 盲狙春晚节目单然后整个人就懵掉了……磨磨蹭蹭现在才发,惭愧 。
原著向,私设如山,时间线为第三赛季的春节,献给即将三连冠的二位
无逻辑无剧情OOC,硬塞进去的主题渣到自己都没眼看

————————————————————

清水绕千山,绿树葱郁苗女歌,歌罢黄鹂惭。不闻啁啾栖鸟鸣,但见吊脚楼前,碧水映处,银饰璨璨布衣艳,对歌欢。

        不知道苏沐秋被哪里的广告打动,快过年了偏吵吵着要带苏沐橙和叶修过一个不一样的春节。正好联盟肯给出一周休赛调整,于是任性的嘉世小队长决定放大家回家过年。队员们自是欢呼雀跃,大赞队长英明。只陶轩微微反对,害怕放假回来之后首场对战霸图,众人状态难以调整。于是小队长做出妥协:
        "那....行吧,大家二十九到初一放三天,初二早上九点咱不见不散。”叶修言语间满是不舍遗憾,看得一旁的苏沐橙抿嘴微笑,她心里念叨着:你还不是想和哥哥多过几天二人世界啊。
        
        苏沐秋嫌跟团贵,又嫌机票贵,于是订了红眼航班。这两年嘉世表现出色,赞助金奖金都拿的不少,手头宽裕了许多,但苏沐秋扔改不了精打细算的习惯。他和叶修习惯了熬夜红眼航班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是以苏家哥哥在登机前看着自家宝贝妹妹连连打哈欠的模样直骂自己混蛋。虽然苏沐橙摆摆手表示不介意,但这并不妨碍苏沐秋一直碎碎念着自己的失误,直到飞机进入平流层后关掉舱内主灯,一飞机人都准备睡觉时,叶修一把将一个眼罩糊到苏沐秋脸上颇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闭嘴,睡觉时才停下自己的忏悔。
        飞机在贵阳落了地,三个人至此兵分两路。苏沐橙之前和家在贵阳的大学舍友约好一起过年,苏沐秋和叶修则按照原计划转车去凯里的南花苗寨。分别在即,苏橙向两位哥哥挥手作别道:“在苗寨好好玩啊!”还冲两人人意味不明地眨眨眼,就蹦蹦跳跳上了同学的车走了。

        苏沐秋疑惑道:“沐橙最后什么意思?"
        叶修无谓的耸肩道:“我哪里知道? 大概就是让咱俩好好玩,别浪费钱。”
        一提到钱,苏沐秋立刻看表,一手拖行李,一手拽着叶修就往大巴站赶,生怕误了去凯里的时间。
        几十公里山路走下来,饶是本就兴致勃勃的苏沐秋也觉得天昏地暗,骨头都差点给颠散架,再加上他们本就赶的红眼航班,昼夜颠倒,一脸的疲惫。再看叶修,早困得眼皮都快粘到一起,就差把自己挂到苏沐秋身上让人家拖着自己走。
        苏沐秋既要带行李又要拖着叶修这个人形大件行李,在困意的作用下怒气蹭蹭蹭往上冒,干脆将叶修的脑袋从自己肩膀上抖掉,没好气地说:“站直了,站直了啊,没几步到旅馆了,真扑街了我可不管你。”
        叶修被拿开支撑物,清醒了些许,他心里不满,揉着眼睛嘟嘟囔囔跟着苏沐秋往前走。“真是...游戏宅一点都不适合旅行......”
        苏沐秋听见他抱怨,乐了。一转头看见这人困得要命的样子,一改平日游戏里大杀四方的嚣张,颇有些好欺负的味道。他心里更是偷着乐,嘿,叶修这模样可就我一人看见。
        到了旅店,一翻登记册,老板不好意思解释说人太多了,你们当时没说要几间,现下就一间空房。苏沐秋也实在没时间没精力再重新找地方,一把将钞票拍过去,“一间就一间,我们住了。”
        拖着人形行李叶修和真正的行李上了楼,苏沐秋胡乱把东西一放就往床上倒。困了一路的叶修这时候倒清醒了,看着屋子里只有一张床问道:“这说好的标间呢?”
        苏沐秋有气无力地拍拍身边还空着的地方,“咱就别跟那民宿计较了,小本生意不容易再说咱俩又不是没睡过一张床?快睡快睡啊,明儿个还有项目呢。”
        叶修一想也是,索性直接倒下就睡。
        于是,这俩人的大年三十是从中午十二点开始的。以至于他们俩这个点出门找吃的时收获了老板娘一脸“我都懂”的暧昧表情。但天可怜见,他俩昨晚上真的只是盖棉被纯聊天。
        于是今天原计划好的游玩项目直接就被全部取消,两个人决定下午沿着河水随便转转,也不去专程看什么风景了,到晚上参加个祭典和篝火晚会就算是把年过了。
        下午六点,南花苗寨的踩鼓坪正中被摆上了一尊牛皮制成,以精铜为底座,装饰有繁复苗家特色花纹的大鼓。苏沐秋奇道:“这什么鼓啊,这么重要的么?”
        他刚话音落下,叶修懒洋洋慢吞吞的声音就开始往他耳朵里钻:“传说,苗族的姜央兄妹受神的旨意,躲在葫芦里免遭灭世洪水,水落日出,两人结为夫妻,为了感谢太阳神就制成了太阳鼓。太阳鼓是最贵重的礼器,一般置于踩鼓坪中央……”
        苏沐秋更惊讶了“我说叶修啊,你啥时候成百科全书了?”
        叶修把手机在他眼前晃了两下,一本正经说道:“有问题,找度娘。”
        苏沐秋语塞,又偏生爱他这玩笑模样,不好反驳,轻咳一声转移话题。
        踩鼓坪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七点,祭典正式开始。群巫们扮演着各路神仙登台,太阳鼓鼓声为背景,苗女们纷纷放歌,空灵的歌声更胜百灵黄鹂。他们祈祷着新的一年风调雨顺,万事顺遂。
        伴着太阳鼓激昂的鼓点,苗家人燃起篝火,欢迎四方宾客加入,一起庆贺,欢度春节。人们手拉着手,围着篝火,苗女们身着艳丽的服饰,头戴明晃晃的繁复银饰,亮开清脆的喉咙,展开婀娜的身姿,吸引着人们的目光。苗家的小伙子们与姑娘们对着歌,踩着鼓点,舞出矫健的步伐。欢乐的气氛感染了更多的人,于是圈子越围越大,一圈不够再加一圈。
        苏沐秋摩拳擦掌蠢蠢欲动想要加入,奈何叶修一脸不情不愿。苏沐秋劝不动也拉不走,于是只能嘱咐这人原地呆着,我凑会热闹就回来。简直像极了妈妈嘱咐自家小孩景区里千万别走丢的模样。叶修不耐烦地挥手赶人,却装着不经意地一直盯着苏沐秋转身冲着篝火走去的身影。他一直盯着苏沐秋走上前,非常自然地加入人群,挽着身边热情的苗女,学着他们的步子开始舞动。篝火的光明明暗暗地映在青年那张带着浅浅笑意的清秀脸庞上,投射出一片立体的阴影。火光和笑意揉进他的眼睛里,碎成比漫天星河还温柔的光。叶修站在一旁,抱着双臂,勾着唇角看着,满心满眼都想着这人是我的可真好,就是他旁边那个小姑娘有点碍眼。
        还不到集中放烟花的时间,已经有迫不及待的零零散散的烟花在空中绽放,吵热了人群的热情。
        周边的人对这个长相干净笑容柔和的青年好感度挺高,热情邀请他继续下去。苏沐秋连连婉拒,以已经转了两圈准备再去别的地方看看为由从热情的人群中脱身。一抬头看见叶修站在原来那个位置,正抬眼望着绽放的烟花。他本来站在阴影里看不清面容,恰巧一朵烟花在天空绽放,瞬间点亮了周遭,点亮了叶修墨色的双眸,金灿灿的流星似乎落到他眼中,晃花不知谁的心。        苏沐秋心里莫名一紧,走上去仍是大咧咧把胳膊往对方身上一揽,笑着开口打趣:
        “怎么? 看到哥这么受小姑娘欢迎吃醋了?”
        “去去去,谁稀罕,哥要是也过去绝对比你吸引到的姑娘多。”
        ”是是是,哥没你帅。也不知道当年是谁觊觎哥的美貌春心萌动的?”
        “沐秋啊,我怎么记得当年是你先表白的啊? 怎么年龄越大越健忘了?”
        最后两人都笑了起来,看着对方眼眸中自己的倒影,背景是墨蓝的天幕上绚烂的烟花。
        两人逛到了一家卖苗族银饰的店铺前,苏沐秋玩心大发,举起沉甸甸的银饰就要往叶修头上扣。叶修尽力躲闪,但周围都是人没有那么大的空间,轻而易举就被苏沐秋得逞。叶修向四处张望考虑求救的可能性,看到卖东西的小姑娘一脸了然的微笑后彻底放弃了挣扎,只是脸上仍旧满满的嫌弃。
        “我说沐秋啊,你赶紧把这沉甸甸的玩意给哥弄下来,不然……”后半句话直接胎死腹中。
        只见苏沐秋拿起手机就是一串连拍,末了在叶修还处在我这丢脸模样要被更多人看见的震惊之中时轻吻了吻了他的唇角。然后这人还假装一本正经检查起照片来,只是嘴角勾起的得逞的弧度怎么都压不下去。
         “嗯,不错,我觉得你这个样子还挺好看。”
        叶修在怔愣后将头饰一把拽下,小心翼翼往人家摊上一摆就咬牙切齿去抢苏沐秋的手机,妄图删掉自己的黑历史。苏沐秋高高举着手机,哈哈大笑着和叶修玩这种幼稚的游戏。
        只听太阳鼓鼓声突然再次响起为新年倒数,震耳欲聋,烟花更是一大片一大片在夜幕中绽放,
        新年,如期而至。
       “沐秋。”
       “ 嗯?”
       “新的一年,我们,还有嘉世,依旧是冠军。”
       “愿荣耀与你我同在。”
        他们互相对视,只看见坚定的信念和比烟花还璀璨的眸光。

这个世界,有你,有沐橙,有我们一同心系的荣耀,那么我还有什么不满?

评论(3)
热度(12)

© 姜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