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蘅

月更选手,产粮随缘。
感谢所有喜欢和关注我的人,承蒙不弃。

【双黑杂谈】 但是他说,这不是爱情

中原先生生日快乐!

我不管,我要借这大好机会好好吹一把中也,再谈谈我对双黑cp的一点点浅薄看法。

以下言论谨代表个人立场,若引起不适,请安静离开

•关于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啊,他是一团永远不会熄灭的火,是黑夜里比那橘色卷发更亮眼的存在。

就像滚爷唱的角色歌那样,摇滚的节奏和热烈的曲风无一不在提醒着人们,这个设定里已经成年的男人,这个黑手党的头号干部,这个活在夜色下的人,他还保持着一颗少年般恣肆的心。

最近看了不少剧场和特典的剧透,知道了中原他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人类』。但他却活得比任何一个人都更热烈潇洒。

他把『羊』当作自己曾经最重要的事情,他在温泉特典里会关心下属会安慰芥川,他在漫画番外里会扶素不相识的老奶奶过马路,他面对着Q造成的黑手党大规模死亡会虔诚地脱帽致敬深切悼念,他喜欢喝红酒喜欢机车喜欢摇滚乐,他那双海一样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对生活和当下的热情。他就算是长于黑暗之中,那双眼睛依旧澄澈。他看得太透彻,甘心活在阴影里。他是火,是暗,是暖,是最纯粹的黑,是被夜风撩起的凌乱的橘色卷发,是想要凭借一己之力去撕裂这腐化黑暗的光。

这样的中原中也如何让人不爱他?

再结合中原的角色歌歌词稍稍思考一下,他似乎觉得这整个世界都是鸟笼,他不自由,他渴望冲破这个牢笼。

啊,稍等一下,这里先让我们引出一另一个人再接着谈。

如果说中原中也是热烈燃烧的火,那太宰治就是一堆要灭不灭的余烬,深沉、内敛、飘忽不定。完完全全是中原中也的反义词。这样矛盾的两个人,怎么可能友好相处?

好了,现在我们继续讨论中原。

我尝试着换个思路来理解这样完全相反的两个人:如果说中原认为,『污浊』状态下的自己才最是自由,也拥有他所渴望的打破『鸟笼』的能力,那么他一定会把能解除这一状态的太宰当作同样阻碍他的枷锁,是十分碍眼的开关。

中原中也是谁啊?他是重力的操控使、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他中原中也跺跺脚,横滨都要抖三抖。这么骄傲自负的一个人怎么甘心自己会被别人掌控?他中原中也才不需要这种保障,他该是最恣意无惧的啊。

但这样就会有矛盾,就无法解释为什么特典中稚嫩的中原不使用双手战斗,为什么在打倒组合成员之后他要抱怨太宰没有早点解除『污浊』状态。而如果按这个思路想下去,会非常好解释:那就是中原中也这个『非人』的存在是无比渴望融入人类世界的。所以,中原中也的『鸟笼』实际上是他自己画地为牢。

之前有提过,中原他很有责任心,并且深恨脱离控制的Q在暴走之后伤及太多人类,所以他下意识不许自己做出和Q一样糟糕的使自己有可能被人类遗弃的行为。他刻意控制自己,明明是个『非人』却活得比真正是个人的太宰治更像人类。也许还和兰波死之前那句“好好活下去”有点关联吧。

中原中也是火,但火总有一天会燃到尽头。而他即使是在『污浊』状态下力量耗尽而死又如何?至少他是在为挣脱人世的枷锁而战斗至死。

名为『中原中也』的人格会不会在深层意识里冷漠地注视着『污浊』启动后疯狂破坏的表现,一边暗自祈祷那个人千万别太早停下他,一边仰天大笑,然后嘶吼着,声嘶力竭地吼出那句深藏在心底的话:

“我不管是天还是地都要倾覆过来啊!”

•关于双黑•

所以其实到现在我还不是很想承认自己站的cp是双黑……你们看我这篇杂谈和上篇杂谈都坚持打个人tag和cp名的tag,我就是很偏执地不想承认那是爱情却一转头沉溺在太太们笔下双黑的刀子和糖里。

我以为的双黑大约是这个样子:

他们是这世上最典型的反义词,你可以用搭档,敌人,宿敌,恶友,甚至一夜情对象这样过分的词或者别的我想不出的更古怪的词汇形容他们复杂难懂的关系,但唯独不能说爱。

他们可以在结束任务后到常去的酒馆,只是一对熟识的酒肉朋友;他们可以带着满身伤痕缩在同一间屋子里,满脸嫌弃地处理对方的伤口,像互相舔舐伤口的困兽;他们可以在夕阳温柔地揉碎在鹤见川的水波里时,少见的心平气和的寒暄,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他们甚至可以在床榻之间手足相叠,用被情欲晕染的喑哑嗓音,将对方的名字掰碎了揉烂了像品尝人间佳肴般含在齿尖舌根,然后运足了情感从喉腔最深处叹息着呼唤。足够深情,但其实毫无意义,独留释放后一片空荡荡明晃晃的空白。

他们游荡在人间,不曾学会坦白,更不曾学会如何去爱。

我真的不懂自己,明明看双黑文里最后两个人互表心意在一起了看得很爽,但关了手机回想起来总会觉得虚浮,用“谈恋爱”这个词来形容他们显得太诡异太轻浮太不尊重。我是向来傲慢无知的,明明自己写不出来像样的东西,却偏偏还嫌弃着上一秒我能吹爆它的糖和刀子。我不懂,也许这就像是中原和太宰的相处,见面的时候不吵上两句天都不会黑的。也许我一直觉得,他们之间大约是一种搭档以上爱情未满的状态。

中原中也是真的『非人』,但在某些时候却显得比人类更高尚。太宰治是真正的人类,但却实实在在活成了一个怪物。或者,他们都是怪物,他们都太过强大,他们不懂妥协,他们年轻,只知道前面那个阻碍我定要一头撞开。所以相看两厌,所以水火不容。

他们其实也在最好的年纪里相遇,只是见面的回忆只留下厌恶,只是孕育他们的环境只有黑暗,只是最后的故事只剩下分别。

太宰在织田的指引下前往了光明的一面,从此他笑容里少了阴霾,那双鸢色的眸子褪去了冷酷残忍,溢出的满是情深。但你还是能看到他曾经的模样,黑暗的那一面是不会真正消逝的。如今的他有多温柔,有多希望救赎敦和芥川,有多希望保护好横滨这座野狗们赖以生存的城市,他曾经就有多不在意这所有的一切,他曾经经历过的就是最深沉的黑暗。

中原依然还在黑手党中活跃着,他或许天生就该存在于黑暗中。但他那双海一样的眸子里依旧清澈澈见底,他还保留着一分天真,或者你甚至可以称作中二少年的热血。但他也确乎沉稳,是森欧外引以为傲的骨干,尾崎红叶为之欣慰的孩子。他还是会像一团活火,热烈地燃烧下去,直到某一天可能到来的戛然而止。

或许在某一个没有月亮也没有光的不清不楚的夜晚,他们在黑夜里像野兽一样汲取着对方身上的温暖,努力标记下自己的痕迹,像要宣誓主权那样。他们仍然会在唇齿间咀嚼着对方的名字,然后将足够深情的称呼融入情动的喘息,喷洒在泛红的皮肤表面。显得情深也足够热辣。

但是啊,但是。他说,他们说:

这不是爱情

所以“搭档”这个词,大约是对他们之间深切羁绊的最浪漫的修饰。



 

谢谢所有耐着性子看完我瞎逼逼的读者们。你们都是天使。

评论(14)
热度(63)

© 姜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