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蘅

月更选手,产粮随缘。
感谢所有喜欢和关注我的人,承蒙不弃。

尘世爱情和凡人的星星

我睡到中午的时候起来一翻老福特瞬间炸裂。
无存你怎么这么好啊!(抱住狂蹭
人生第一个长评读后感!
(然后我直接就转载了……

所谓Modern times的确令人向往,但任何事物都有它完全不同的两面。纸醉金迷的爱情是爱情那难道臭水沟里的老鼠就不能拥有这样的感情么?是可以的啊,因为爱情不分贵贱。

最后我想对无存说:
“我们都不相信上帝,但我们可以相信明天不会更糟。”
你说它是没头没脑只知道乐观主义的美国梦精神也好,说它是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也罢,说它是什么都好,但就恰如我笔下的中也说的:
我们还得活下去。

毫无存在:

     在读到阿蘅的《Modern Times》时正值深夜,被肺炎囚禁一个月的嗓子正不停的咳嗽,而恰如巧合的的耳机里的是Ella Fitzgerald的《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 》,温柔缱绻的女声配上Louis的小号使人轻易地就沉浸在当时纸醉金迷的时代。
   


     很讶异于选择了这么一个时代,在我眼里的美元和老爷车,百老汇出来的形形色色的人们和高饱和度的金发碧眼海报女郎,早餐永远是干酪片,烤土豆和硬面包。
  
     
      而可笑的是那么多不同族裔的人却偏偏还要歧视黑人和亚非裔,艰难和机会并存的灰烬时代。
   
      
“可是我们,我们还得活在这造孽的人间。”
    
    
      太宰也好中也也好,就是时代洪流下粉碎成星屑的黯淡凡人,妄想了却了余生的母亲也好,幡然悔悟的父亲也罢,都同是迷雾里不可见的碎冰,不消时就化去了,你知道一颗爆炸的星子和即将融化的碎冰结局是什么吗,永远的埋没以及逝去。无人知晓,无人知晓。


     
“她们注定要跨过深渊和荒芜,然后方能一同到达不可知的未来。”
      
   
modern times 很令人向往,在我心里可以和蒸汽工业时代相等同,像是于霍乱时期的爱情,写尽了尘世间所有的爱情,超脱的,恶离的,了不起的。爱情本身是了不起的,而尘世更了不起,人们生,人们死,为了生可以窝在城市最低恶的角落里苟且而生,为了死即使金萝香料包围也会用最残忍的方式寻求解脱。人类有才汇聚成了尘世间熙熙攘攘的时代洪流,而太宰正被人类推到峭涯边上。
     
  
未醒的梦即是真实,那我们是否亦生活在梦中?*
  
   
我不知道,阿蘅也不知道,人类都不会知道,因为我们所以关于我们的起源与答案都是模糊的,巨大的喧嚣的模糊的声音在我耳边阵阵闹燥,而此时我也正往悬崖深渊和荒芜的边界走。
   
   
这是我们的命,而太宰和中也,即使成了星屑,也会奏响小号狂欢缠绵到永恒。
   
   
这是渺小而伟大的Modern Times,而此刻是宏达而逼仄的现世桎梏。
  
  
愿我们的摩登时代的爱情不死。
  
  
————————————————————————
出自艾尔弗雷德.丁尼生(第一代丁尼男爵 英国著名诗人)

评论(3)
热度(9)
  1. 姜蘅毫无存在 转载了此文字
    我睡到中午的时候起来一翻老福特瞬间炸裂。无存你怎么这么好啊!(抱住狂蹭人生第一个长评读后感!(然后我...

© 姜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