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蘅

。。。

【双黑联文】心跳每秒2.6

第一次双人联文!是和芋头小姐一起的!她人超好!赞美她!
结果第一次写灵魂互换梗的我把文风不可抑制地带成了滑稽相声……
下面请大家欣赏我和芋头互飙相声的大型翻车现场!
(完全是抱着上战场的心态发文√

喵了个咪:

灵魂交换梗,大型互飙相声翻车现场
宰壳中:阿蘅(@姜蘅 人生第一次联文,我要向她表白!)  中壳宰:芋头(喵了个咪)
祝您食用愉快~

雨季未到,横滨的高温将海水煮开似的,水分子热热闹闹地挤在空气里,握紧拳头都像能拧出水来。太阳虽没到达一天中的最高点,高热将视野扭曲成波浪状向地平线延伸,鸣蝉被无云的澄空扼住聒噪的咽喉,风乖乖地被束缚在枝头小范围地颤动。
青年顶着一头乱发五体朝天地睡在六帖大小的屋子中央,墙上的钟表指在十点一刻,天花板上的风扇慵懒地转着圈,涟漪似的风推开窗子,湿热的气息顺着对流的空气从窗台跃入房间。
青年猛然直起身,刚睁开的鸢色眸子盛着几分迷惑。他举起缠着绷带的胳膊把凌乱的深棕色短发抓得更乱,抬头看看墙皮发黄而剥落些许的天花板,再低头瞅瞅自己被绷带严严实实缠住的双臂,捏捏自己的脸和身子,在长久而令人心慌的沉默后发出一声极大的惊叹:
“哈——?!”
青年正是今日又睡过头的武装侦探社社员太宰治。刚从睡梦中醒来的他正一脸不可思议地打量着这间已经住了两年的单人宿舍,似乎第一次见到这样简陋屋子的模样。没有摆放整齐满当当一架子的红酒,没有挂着帽子和黑色风衣的衣帽架,也没有宽敞的客厅和简约风的家装,更没有能方便操纵重力的纤瘦有力的身体。在某个平凡的夏日早晨,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的中原中也先生陷入了人生的最大危机。
一向注重形象以雷厉风行的外表示人的他此时被困在前搭档现老对家太宰治的身体里,以一种极其慵懒的状态瘫在榻榻米上,表情放空,一脸茫然。
中原中也的大脑飞速运转企图为现状找到合适的解释。即使中原自己的存在无法用常理解释,他本人却是个实在的无神论者,不信什么怪力乱神,再加上认知里有太宰治这样能让一切异能无效化的存在,只能说眼前的情况分明超出了异能的范畴。既然自己的灵魂在太宰的身体里,那自己的身体里不就该……想到这,中原一跃而起,颇为懊丧气愤地狠狠用拳头锤了下墙。
没有塌。还好……
个鬼啊!真是再没有比这更糟的事了,鬼知道太宰那个混蛋家伙会用我的身体做出什么事情啊!中原中也愤愤地想。昨晚做的梦居然是真的,那个女人说她是“书”的作者这个世界的主宰,突发奇想要目睹一场真爱,于是选中了自己和太宰治作为实验对象。
这跟老子有什么关系?说出去会被当疯子的吧!
矮桌上的手机突然发出一串剧烈的振动,指示灯一闪一闪,是国木田的讯息,感叹号占了半面篇幅,大意是太宰限你半小时内到不然这个月下个月下下个月的工资都别想领了。
中原中也哀叹自己时运不济,本来想在家里装死到这个破症状结束,现在却有必须出现在其他人眼前的理由了。
出门前,中原中也检查了手臂和脖子上的绷带……所以说这条青花鱼不怕热的么?大夏天缠绷带真是脑子有病。哦对,他本来脑子就有病。中原中也面无表情的对着镜子里的“太宰治”想。然后他取下架子上的浅驼色风衣往肩上一甩,推开门迎接横滨夏日难耐的高温。
去武装侦探社该怎么走?中原中也站在太宰治的家门口陷入沉思。
这可真是个好问题呢,中原干部。
伸手拦车。同时在口袋里掏出了枚五元硬币。
只有,一枚,闪闪发亮的,五元,硬币。
司机看着俊美的青年错愕地凝视手中的硬币良久,一脸狰狞地怀疑人生,心中莫名发怵。终于,青年面无表情地开口了。
“抱歉,请问武装侦探社怎么走?”
太宰治这个月下个月下下个月的工资就这么打了水漂。

那边橘发的青年刚从睡梦中醒来,朦胧着眼惬意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好清凉啊……空调果然是世界的珍宝。
等等。空调?
青年顿时睁开湛蓝的眼瞳——摆放整齐满当当一架子的红酒,挂满帽子和黑色风衣的衣帽架,宽敞明亮的客厅和简约风的精致家装……他记起昨晚那个怪异又荒诞的梦境,僵硬地直起身子,僵硬地起身,僵硬地走到洗手间的镜子前。
捏了捏那张无比熟悉的、嫩得像个国中生的脸。手感不错,再捏几下。
十分钟后,他双手捂住脸,肩膀开始微微地颤抖。
“哈哈。”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太宰治猛地张开双臂,仿佛要拥抱新世界似的,发出一串神经质的狂笑。
老子终于从毫无还手之力的幕后智囊转型成看谁不爽就揍谁的前线AOE啦!而且在中也的壳子里,我就可以尽情OOC放飞自我,再也不用背负“生而为人对不起”的偶像包袱了!
手机在客厅响了起来。太宰治哼着殉情小曲迈着轻快的脚步走过去接通:“喂~哪位~”
“不好意思打错了。”广津柳浪冷静地挂断了电话。确定不是自己老眼昏花看错了号码之后,他又冷静地拨了过去。“中也先生?”
“对对对是我,没错,怎么啦?”
浮夸的语气惊得老爷子一个激灵,险些把手机摔了出去。他下意识地想问您是不是吃错药了,话到一半改口成了“您是不是春天到了”。
“春天?是啊,我从未觉得我的人生如此充满朝气!”
广津柳浪通体一阵恶寒。不知为何,这句话让他联想到元气满满的太宰治——那可真是世界上最诡异的画面了!
“……中也先生,您没事吧?今天是您第一次迟到,首领还等着您汇报呢。”“哦,就来。”
被挂断了。没有一点点防备,没有一点点犹豫,甚至没有一声最简单的再见。这个中也先生要么是吃了假药,要么是喝了假酒,要么干脆是个假人。
太宰治扒拉出中原中也的驾照,在车库十几辆豪车前扫视一圈,坐进了最贵的那辆法拉利。
因追尾追进鹤见川被吊销驾照的某人摸了摸方向盘,兴奋地拉了拉手套。

午饭时间,侦探社的良心抱着一堆外卖盒推开店门,一股潮热的空气冲进开足了冷气的「漩涡咖啡馆」。小老虎冲一众热瘫累瘫在沙发上的社员们大声说:“今天的午饭是寿司拼盘哦!还有饭团,味增汤……”
中岛敦话还没说完,先前瘫在咖啡店沙发里享受着空调冷气的社员们一个个鱼似的弹起来,丧尸围城般往小老虎身边冲。边冲边喊着诸如“味增汤给我留下!”“金枪鱼手握归我了!”的宣言。太宰治顺势从他背后以身高优势灵活地夹走了鱼子酱寿司。小老虎眼疾手快抽出最下面那个属于茶泡饭的盒子,退到一边,默默围观着混乱的场景。
风波平静后敦蹭到国木田独步身边,戳了戳刚经历过一番抢饭风波的前辈,自以为压低声音地说:“国木田先生,你觉不觉得今天的太宰先生有些奇怪?他拿的是撒了鱼子酱的寿司。”
国木田沉吟一会儿,也奇怪道:“这么说来,他以往不是第一个冲上去抢走蟹肉卷的么?”他回忆起刚刚和太宰完成的委托,今天的太宰治出奇地高效,竟然没有故意弄出恶作剧来拖后腿。国木田推了推眼镜,他一向弄不清这个所谓搭档的想法,“可能他突然良心发现吧。”说完又觉得可笑似的轻嗤一声,低下头继续与午饭斗争。
这边对话的两个人虽有压低声音的自觉,但奈何侦探社里人精扎堆。比如,那边满足地吸溜着波子汽水的乱步听到这些话后,微微睁开眼睛,在动作瞬间僵硬的“太宰治”身上扫了一圈后露出了玩味的浅笑。比如,离得并不算远的与谢野医生此时正用X射线般的目光仔仔细细地打量对面坐着的“太宰治”。他真的没病吗?真的不用祭出她的大柴刀慰问一下吗?
话题的中心人物——“太宰治”刚刚还沉浸在“啊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身高优势虽然不像用重力那么方便但感觉也还不错嘛”的弹幕刷屏中,在听到这些对话后一瞬间动作僵硬起来。
你们侦探社的人是魔鬼么?
那条青花鱼是给你们造成了多大的心理阴影,至于像看罪犯一样盯着么?
他忘了自己和太宰治搭档时恨不得二十四小时盯着那家伙别搞出什么幺蛾子。
中原中也自认和太宰搭档多年,对方的小习惯掌握得一清二楚,模仿起来并非难事。但总归壳子里装的是本尊,而他中原中也又不喜欢吃螃蟹,混乱之下难免露出马脚。于是他照着太宰平常的样子,冲女医生露出那种迷惑人心的笑容,眯着好看的桃花眼,用略显轻浮的嗓音说:“偶尔也该尝试下其他口味嘛。不是么?与谢野医生,您再用那种眼光看我,我会误以为您同意和我一起殉情啦。”这话说得我直想吐。中原中也在心里面无表情地补充道。
与谢野这才收了那吓人的目光,亦是笑着回答:“还是请去找别的小姑娘殉情吧。我只对研究您的尸体感兴趣。”
那边收了笑容重新眯起眼睛的乱步突然兴冲冲地晃着手机,以一种欢快天真的语气说:“这里有件特别好玩的事哦!网上忽然流行起一种说法,如果两个人互换灵魂后,需要一个‘真心的吻’才能恢复。如果做不到就会一直保持两天交换一次的可怕状态呢!”大家立刻热烈地讨论起这种事的真假以及有没有可能是什么神奇的异能。
“太宰治”则直接把自己摊开铺在沙发上,像一条窒息在岸上的咸鱼。中原中也听了这些,脑袋里早已乱成一团,后面社员们的讨论一概没听进去。那词直往他耳朵里钻——一天就差点被拆穿,如果解除不了状态就只能保持,解除状态必须进行什么鬼的“真心之吻”……他中原中也怎么就这么倒霉!他可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全勤,随叫随到,上能拆楼打龙下能扶老奶奶过马路的三好干部!凭什么叫他遇上这种狗血的剧情!那个太宰是不是个有心的家伙都不知道还他妈要真心……
中原中也不知该从哪开始吐槽这破设定。
算了……下班了还是回去看看太宰治那家伙到底有没有把自己家搞得乌烟瘴气。他几乎是自暴自弃地想。

太宰治放了森鸥外鸽子。
原因很简单,他再次追尾追进了鹤见川,顺便把小矮子的驾照给报销了。太宰治一点都不心疼。能替那只蛞蝓去上班我已经很仁慈了不是吗?车主索赔的时候,他豪气万丈地甩出了那个鼓鼓囊囊的钱包——抱歉,有钱就是能为所欲为的。
走出警察局的时候森鸥外给他发了个邮件,大意是让中也回去后再给他解释清楚现在先和芥川去xxx街区解决一下和对家的火拼。太宰治心想现在的港黑真是人手不足到我想哭了啊,中也你当年对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会原话奉还到自己身上?好像整个港黑就只有中原干部一个人在认真干活似的。
但是他很乐意帮中原中也干这次的活。他要证明自己是一个被人间失格耽误了的AOE。
嘛,虽然要抬起头看部下的感觉是不爽了点。
太宰治到达的时候火拼已经进行到白热化,他曾经的大徒弟还没到,于是现场还处在你侬我侬的胶着状态。部下们一见到他就和吃了定心丸一样兴奋起来:“中也先生——”
太宰治的脚步微微一顿。灼热的风拂起他黑色的风衣——他已许久未穿黑色。
曾经双黑叱咤天下。
这些人现在所属的港黑,是他和中也一同创建的荣耀。
他忽然觉得自己身边空荡荡的缺了些什么。
对家见大名鼎鼎的“黑乌鸦”来了,忙把火力对准了“中原中也”。太宰治丢去一个冷漠的眼神,在部下崇敬的目光下抬起手发动重力的异能。
子弹在半空奇迹般静止了,大地剧烈地震动起来,周围的建筑物开始接二连三地倒塌——宛如神明的愤怒降临在这片土地。敌人慌乱地弃枪逃跑,己方人员也东倒西歪地招架不住。
“中也先生——请快停下来——”
太宰治:不是那什么收回重力难道不是只要把手放下就好了吗?原来蛞蝓摆这个姿势一直都是在装逼吗!
他第一次如此真切地体会到,他的搭档一直以来,是如何云淡风轻地在与多么可怕的力量斗争。不……已经是前搭档了。
一块钢筋混凝土的残骸从天而降。
太宰治闭眼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这些所谓AOE的异能果然没有纯被动的人间失格好用!


评论
热度(207)

© 姜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