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蘅

。。。

【双黑联文】心跳每秒2.6(二)

这糟糕玩意为什么还会有后续?!
我也不造啊……反正后续就这么写出来了……
我觉得大家要对这两人有信心!对我们的文题有信心!(虽然可能结尾才会点题_(:з」∠)_

喵了个咪:

灵魂互换梗,大型互飙相声翻车现场
宰壳中:阿蘅(@姜蘅 )  中壳宰:芋头(喵了个咪)
祝您食用愉快~

墙上钟表的指针滴滴答答地转了一圈又一圈,透明的玻璃门被进进出出的客人推开了一次又一次,藏在枝叶间阴影里的夏蝉终于得到喘息的机会一声迭一声地鸣唱,缓慢挪动到西南方的太阳毫无保留地将光与热透过落地窗传达到咖啡厅里,空调机就只能被动的一步一步提高运转的效率,企图以人类的智慧与自然对抗。

因为楼上的空调年久失修而修理工人也怕热似的久久不曾前来维修,所以只能将一众办公用品挪到楼下的侦探社员们正享受着香醇的咖啡和令人身心愉悦的冷气。也许是咖啡馆的座椅太过于舒适,连一向热衷于工作的国木田先生也放松下来靠着沙发背闭着眼小憩。但要说最为放松的那位,不是翘着腿吃零食的乱步先生,也不是靠在一起睡觉的谷琦兄妹,更不是舒展着美腿的与谢野医生,而是一个人就瘫了一整个沙发座椅的太宰治。此刻他极为缓慢地翻了个身,活像条翻身失败的咸鱼。依旧是平日里被国木田先生讥讽为“人形不可燃垃圾”的模样。

翻了个身把脸朝向座椅的中原中也睁开了刚刚一直闭着的眼睛,那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没有一丝一毫的睡意。

开玩笑,事到如今还哪来什么睡觉的心思!他瘫着脸想。一面要担心太宰那个麻烦制造机会不会搞出一系列难以收尾的事情,一面还要担心这见鬼的灵魂互换状态……他中原中也真是劳碌命,真想替自己掬一把辛酸泪。

不过……工作时摸鱼的感觉还不错。简直有点羡慕太宰那个家伙在侦探社的日常了。

思想很危险了哟。中原干部。

好容易挨到下午五点的光景,此时正是太阳拼尽全力最后发光发热的时间。咔哒一声时针分针形成一百五十度的夹角,太宰治从沙发椅上一跃而起,带着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就往门口走。推门出去的时候故意停留,一只脚卡在门外一只脚还在门里,湿热的空气蜂拥而入,拜托太宰关门的哀嚎声渐起,他回头留一个颠倒众生的笑,驼色的风衣逆着空气对流从门缝溜出再也不见。

中原站在门外试图收敛笑意——我这是为了更符合青鲭混蛋平日的形象,绝对不是认为这样的恶作剧很有趣!

中岛敦望了望太宰消失的方向,心想太宰先生是因为准时下班而昏了头么?那边的方向不是他的宿舍啊……好像去港口黑手党的话是往那边走吧?诶?诶!小老虎觉得一定是他今天早上睁眼的方式不对以至于遇见了一个如此反常的太宰先生。

敦君,不得不说,动物的直觉有时真的很准哦。

 

中原中也久违地站在自家公寓的楼下,准备从门口绿植的花盆里掏钥匙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收回手,转身向车库走去。他还记得今天有个任务的收尾报告要写,如果那条青花鱼也不得不出现在黑手党里的话,那他必须得确认自己的车有没有遭殃……长身玉立在车库门口的青年只一眼就发现自己最名贵的跑车失了踪影,那张向来笑若桃花的面孔上浮现的是属于另一个人的熟悉的怒气,鸢色桃花眸里的怒火像极了沸腾的海洋。

很好,太宰治。干得漂亮。中原中也把指骨捏得吱嘎作响。你正好送我一个把你揍死的完美理由。根本不用多想就能预见自己爱车命运的中原中也怒极反笑,嘴角细微的弧度如同挂在悬崖边的蛛丝般危险。

推开门的刹那,散落在地的洁白绷带首先闯入中原中也的视线,然后就是险些淹没在绷带堆里的一顶被压扁的帽子。看到一地凌乱的中原瞬间就想满足某太宰姓的青花鱼的愿望,直接送他去下地狱。说不定这样自己就会回到自己的身体,简单又高效。他直接站在门口思考起现在能够弄死太宰治会的可能性。

“嘛,我还是劝中也不要乱想那些不切实际的方法哦。不仅破坏了自己的身体,还永远被困在我那里可就得不偿失啦。”

那个原本属于中原中也的身体正蜷缩在沙发上,听到门口的响动后慢慢坐起身。澄净的冰蓝色眸子里闪着另外一人的狡黠光彩,属于中原的声线以阴阳怪气的语调讲着令人火大的内容。门口的青年一身杀气瞬间濒临实质化的边缘,伸出手就往冰箱的方向一抓。

一秒,两秒,三秒。

房间里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忘了现在的身体不能操纵重力抡东西砸人了,靠!

中原中也冷哼一声,坐到太宰治对面的沙发上,随意地翘起腿。

老子真特么好看。

面对面盯着对方,被自己帅了一脸的两人不约而同地在心底感叹道。

“说吧,这身伤怎么回事。”中原中也望着太宰治包裹地严严实实的手臂一阵后怕,幸亏没有伤到脸。太宰治立刻像开启了什么开关似的,委屈地眨巴起眼睛:“是帮中也工作的时候受伤的啊,差一点就没命了呢。真可怕,要死的话我也是要有小姐姐陪着的。”

并没有这么严重。芥川半路就用罗生门把他救了下来,只是普普通通的擦伤罢了。之所以包那么厚实,纯粹就是作为一个资深自杀爱好者的兴趣所在。顺便让小矮子心软。

“别用老子的脸做出那么恶心的表情!”中原中也不耐烦地喊道。过了几秒,他的语气稍稍缓和了些:“没事吧?”不对,那是我的身体,我为什么要向他道歉!太宰治刚要开口,中原中也抢先一步大长腿一跨越到他面前:“车呢!”“追敌人的时候出意外掉进河里去了,这个中也可不能怪我。”

中原中也攥着自己的衣领俯视着自己的脸,忍了又忍,这才把拳头慢慢收了回去。

他望着自己的脸贱兮兮笑眯眯,内心复杂,嘴角抽搐。“你也别太得意了,被别人识破的话,这种状态会永远保持下去。”中原中也慢慢地说。

太宰治耸了耸肩膀:“身体而已,我无所谓啊。”

“你——”

“骗你的啦,中也的异能一点都不好用,还是人间失格更方便些。”

“白痴吧!”

“嗯,中也的脑细胞也就只能用在这些方面了呢。”

“太宰治!”

那人却是单手一把搂住了他脖子,压近自己的脸庞。中原中也微微睁大了那双漂亮的桃花眸,错愕地看着距离鼻尖0.01公分的太宰治——差点吻到自己的感觉真是太诡异了。太宰治在心里更为诧异,他只是想和往常一样拍一拍小矮子的脑袋,奈何身高缩水,又控制不好力度。但不管怎么说,逼还是要装下去的。他就这样隔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距离,假装平静地说道:“我和中也现在是合作关系,还是少起点冲突吧。一起把回到原来身体的条件完成,这才是最要紧的事。”

“真爱之吻。”中原中也闷声道。“嗯?”太宰治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涨红了脸,恶狠狠地说道:“那个所谓的条件,就是真爱之吻。”“噗——”太宰治笑了,“那就试试吧。”

他一把按住了中原中也的后脑勺。

吻自己有什么难的。

吻当然不难,难的是“真爱”啊,太宰先生。

太宰治望着狠命擦着嘴角的中原中也,挑了挑眉。难道说还要伸舌头吗……他这么想着,又将唇迎了上去。中原中也还沉浸在失去初吻的震惊里,眼看这人居然又主动地迎了上来,下意识地就是一拳挥上去——被挡下了!他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的身体那压倒性的力量,还未回过神就被太宰治掀倒在沙发上。双手双腿都被箍得紧紧的,丝毫动弹不得。

太宰治的舌头撬开他的唇齿,长驱直入,攻城略地。

中原中也艰难地喘息着,这条青花鱼的吻技太好,他实在招架不住。他看着自己低垂的眼眸长长的睫毛,一副强势而乐在其中的样子,不禁悲哀地想道——老子都不知道自己能这么攻!当然也没料到有天会和男人接吻就是了。

然而两人嘴唇都吻肿了还是没有任何效果。

中原中也咬牙道:“你疯了,明天还要上班!”太宰治想了想,决定还是先不把自己放森鸥外鸽子的事情告诉他。“那出门买点快速消肿的药吧,有口罩吗,先戴上。”

所幸口罩还是有的。出门时中原中也看到太宰治抓着那个皱巴巴的帽子就要戴,嘴角又抽了抽,自己去卧室拿了顶新的扣在对方脑袋上。想了想,又理了理帽链拨端正了。太宰治仰起头,发现中原中也微红的眼角还湿润着,不禁笑问:“中也有感觉吗?”“有感觉早就换回——你在想什么东西啊!”他的前搭档气急败坏,“老子的驾照呢?”

太宰治心虚地后退一步:“黑手党开车还要驾照的吗?中也还真是横滨好公民啊。”

好了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中原中也连气都懒得生了,又回卧室取了个驾照过来。太宰治看着眼熟:“那是……”中也没理他,走到车库旁另一个小小的房间,推了辆粉红色的机车出来。太宰治不禁笑了:“是“莉莉”啊……”中原中也白了他一眼:“机车是男人的浪漫,懂不懂!”

夕阳已经落山了。一路风景飞速倒退,太宰治坐在中原中也身后,抬起头,漫天星辰映入他眼眸。他想起以前还在港黑的时候自己缠着中也说想要学骑机车,其实是想要借此尝试自杀。他们在空无一人的山道上练习,太宰治冲着悬崖就冲过去了,中原中也死死箍住他的腰往旁边跳,硬是把他从鬼门关救了回来。因为人间失格不能用重力,小矮子身上擦伤了许多处。这还不是最惨的——他的第一辆爱车就这么坠落山崖报废了。

那是他自己用第一份工资买的。

后来太宰治给中原中也买了辆全新的,但是两人心里都明白,不管外表多么相像,那都不是最初的“莉莉”了。

就像他们现在和以前一样一起坐在机车上,也再不是当初的“双黑”了。

太宰治隔着口罩摸了摸嘴唇。两人搭档那么多年,他从没想过吻中原中也。

中也把机车停在了商业街外。

夏夜的横滨市中心灯火璀璨,温热的风软软的熏得人欲睡。中岛敦的脚步却很急切,镜花吃了太多冰淇淋肚子疼,他得赶紧买药回去。他在药店门口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太宰先生!”

同时转过来的还有一个身着黑衣的青年。

他的湛蓝眸子里忽闪着戏谑的笑意:“呦,敦君。”


评论(2)
热度(145)

© 姜蘅 | Powered by LOFTER